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诸天之从新做人

第六百七十八章 本卷终

诸天之从新做人 惠鹏鹏 5325 2020-03-19 15:02

  

  元佑八年三月二十三,西夏使者抵达青唐,与天下会商议赎回俘虏之事,何邪口头承诺,答应以钱粮盐铁等物资换人。

当晚,秦凤路总军使吕大防亲至青唐,与何邪面谈,提议双方结盟,双方共取西夏。并建议杀十万降卒以祭旗,何邪怫然不悦,拒之。

三月二十四日,大宋境内天下会各个分舵遭到大宋官府打压,河湟地区及东京分舵被迫关闭,在大宋境内,有关天下会狼子野心,图谋背宋自立的谣言,开始广为流传。

是夜,天下会高层在青唐召开紧急会议,商谈半晚后,黄裳和段誉赶回宋境,处理宋境危机。

四月初四日,天下会总部紫微宫被大宋军队包围,全冠清求见京兆府转运使而遭拒之门外;东京城,苏辙假意召见黄裳,却将后者以禁军软禁于苏府;余杭,段誉接到大宋官家旨意,斥其私结朋党,行为不端,限其七日内离宋境,回大理居家思过,并责令大理保定帝上书请罪。

这段时日来因官府施压和流言困扰饱受争议的天下会,脱离组织的会众多达五千有余,而黄裳、段誉和全冠清等东奔西走,好不容易才勉强稳定人心,经此一遭,人心再度惶惶思变。

仅仅过了三日,脱离天下会的会众,就达到了两万七千人。

风光一时的天下会,风雨飘摇,末日将至。

四月初八日,西夏用来赎人的物资刚运送至边境,大宋镇戎、德顺、通远三军突然推进,包围了这支运送物资的队伍。

是日下午,朱光庭再次出使青唐,向何邪再谈坑杀十万降卒之事,何邪依然拒之。

天下会的转机发生在四月初十。

是日,慕容复携八万先锋汉军,跨过燕云十六州,以内应为计,攻克高阳、保州二城,大败宋顺安、威虏二军,兵锋直指定州,威胁东京,大宋朝野震荡!

与此同时,西夏五万质子军、一万铁鹞子重甲骑兵,五万步跋子,又有两千泼喜炮军,合计十一万大军,号称二十万,浩浩荡荡压境,兵峰所指,赫然便是河湟二州!

而更让大宋朝野上下恐惧的是,吐蕃诸部联军也隐隐开始集结,似有异动。

朱光庭再次赶到了青唐城,求见何邪,然而这次,他却吃了个闭门羹。

次日,西夏军开始向河湟二州推进,而另一边,大宋正集结兵力猛攻定州城,更雪上加霜的是,辽帝耶律洪基亲率三十万大军,正往澶州方向浩浩荡荡而来!

大宋双线作战,焦头烂耳,战局胶着之际,青唐城再次迎来一位尊贵无比的客人——苏辙。

何邪和苏辙面谈半个时辰,苏辙走时面色很凝重。

四月二十一日,宋军撤离紫微宫,黄裳恢复自由,官家撤销了对段誉的申斥,官府对天下会各地分舵,也彻底放开了管控。同日,西夏使者再入青唐,并带来大量物资,何邪同意三日后在城外交还十万降卒。

四月二十四,天下会和西夏就十万降卒交接之时,宋军凭借天下会所打探到的军情机密以及天下会特战精英高手的配合,于兰州城外大败西夏军,歼敌万余,俘虏数万,西夏溃不成军,仓皇退出宋境。

经此大捷,大宋终于缓了口气,将目光投向东边和大辽的战场之中。

而何邪根据和苏辙的约定,于四月二十七日,率吐蕃诸部联军,以乔峰、赵钱孙和祁六、丐帮为先锋联军,攻入西夏。

十万降卒在青唐城外被囚禁了近一个月,鸠摩智在这十万降卒中发展了近四分之一的会众,在这些被西夏军带回去的天下会内应配合下,天下会势如破竹,连克八城,一路打到了距离兴庆府不足五百里处。

五月初七日,何邪、乔峰、鸠摩智等天下会高层潜入兴庆府,一战而俘虏西夏皇室文武百官,放军入城,西夏国祚就此而亡。

李秋水在这一战中,逃之夭夭,不知所踪。

得了西夏,何邪立刻颁下安民榜,还地于民,并大肆提拔原西夏军中天下会众,用了足足两个月时间,才使得西夏暂时安定下来。

与此同时,大宋和辽国战局僵持不下,无暇西顾,这给天下会打来难得的修生养息的契机。

八月二十六日,大宋高太后薨,辽军趁宋军士气低迷之际,顺势突破澶州防线,兵锋直指东京!

九月初三日,何邪出使大理。

三日后,大理段氏宣布举国投入天下会,何邪封保定帝为天璇殿天璇长老,这也是天下会第一个长老。

整个元祐八年,天下便在一片动荡中,过去了。

次年四月,大宋官家改元绍圣,是为绍圣元年。

官家亲政,锐意进取,贬谪苏辙、朱光庭等旧党人士,拜章惇为相,大力提拔新党骨干,恢复王荆公部分新法,并遣使面见耶律洪基,主张联辽攻夏。

宋辽之战打了近一年,无论辽宋两国,都已到了极限,而天下会将自攻灭西夏,鲸吞大理后,又向西用兵,接连灭了于阗、高昌回鹘和黑汗等国,如今早已成为一个庞然大物,无论是宋辽两国,都对天下会忌惮不已。

更让宋辽两国忧心的是,在两国交战之际,天下会分舵不但在大宋遍地开花,就连大辽境内,也在悄悄发展。

天下会已成两国共同的威胁,辽帝答应大宋请和,象征性增加了些岁币,便要退兵。

慕容复怎能甘心到手的肥肉再吐出去?

百般劝谏无果,反而恶了和辽帝之间的君臣关系。

正在他一筹莫展之际,何邪小号再度上线,化身慕容博,找准时机,杀了辽帝耶律洪基,并说服慕容复取而代之。

然而一个鲜卑人,想要夺取契丹人的江山,何其难也?

大辽顿时四分五裂,陷入内战之中。

与此同时,大宋开始全面清缴宋境之内的天下会势力,可彼时何邪早有防备,且官家高估了官府对各个地方的掌控力,也低估了天下会这些年来在大宋的暗中发展的势力。

他这一清缴,竟使得五十多个州城直接宣布并入天下会,河湟二州一带,更是被卓不凡直接取而代之。

天下会这种政体,发挥出了连何邪都未曾预料到的惊人生命力和爆发力,尤其是对于这个年代的武人,天下会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天下会发展至今,乔峰、段誉等早改了心思,不再忠于大宋,所以何邪在召开高层会议时,众人一致认为,该趁着大辽内乱,夺取大宋江山,将大宋也纳入天下会的版图!

大宋的颠覆,显得格外戏剧化,大宋派来围剿天下会的军队,几乎少有例外,大多都直接率部投诚。

一来二去,到了最后宋廷几乎不敢再派兵围剿天下会了,但仍然止不住官兵主动投诚。

绍圣元年十二月三十日,大宋仅剩东京一府还在宋廷掌握之中,其余国土,皆落入天下会之手。

次日,何邪孤身入东京,和官家面谈三个时辰,哲宗皇帝当晚自缢于宫中,宋灭。

次年三月,何邪消化了大宋,举兵攻辽,势如破竹。

慕容复兵败自刎,大辽各部皆灭。

自此,天下会一统天下!

在慕容复兵败的当晚,阿碧怀抱一婴孩回到了燕子坞,垂泪对孩童道:“孩儿,你是不能再姓慕容啦……但你是鲜卑族后裔,却不能忘了祖宗,以后,你就姓独孤吧。”

“你爹爹一生争强好胜,落得如此下场,孩子,娘只希望你一辈子平平安安,莫要去争强好胜,以后,你就叫求败吧……”

天下会一统天下后,何邪改元太初,是年变为太初元年,并立法自即日起,天下会永不更改年号,延绵万年。

两年后,天下各地战乱已基本彻底平复,天下各武林门派基本全部彻底宣告消亡,这期间,虚竹终于被何邪聘请为武藏塔看守人。

天下会开始致力于发展民生,何邪自系统中兑换出多种远超这个时代的物种,使得天下逐渐富足,政局也向着平稳发展过度。

何邪又花了三年时间,逐渐完善法规制度,出台了一系列改革措施,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但总的来说,天下会的统治已经彻底牢不可破。

太初六年,王语嫣将天下武学融为一炉,创出一门走阴阳相济路子,却直通大道的神功,让何邪都觉得十分惊艳,王语嫣为之取名为太初神功。

太初七年,何邪王语嫣大婚,当日李秋水纠结一群致力反天下会的武林人士刺杀何邪,何邪一剑枭九首,震慑天下。

大婚后,何邪开始放权,黄裳、乔峰、段誉等人轮流担任天下会总行走职位,巡视天下。

太初八年,何邪开天下武学院,召集天下高手,共研武道。

太初十五年,黄裳继首尊之位,自此,再也没人见过何邪、王语嫣二人。

天下会在黄裳手中,未曾停下扩张的版图,在黄裳晚年之时,天下会的规模终于达到了何邪所描述的盛世愿景——凡日落月升之处,必有天下会分舵所在。

七百余年后,已变得腐朽不堪的天下会轰然崩塌,又是一个轮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