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诸天大道宗

第343章 罪莫大焉!

诸天大道宗 裴屠狗 5243 2020-03-26 09:18

  

  大雨来得快,去的也快。

天色刚蒙蒙亮,已经风停雨歇,乌云散去。

但义庄内淋的好似落汤鸡般的云家一众人,心头却蒙上了一层阴影,看着连门都没了的义庄大门,以他们的身手,一步就能逃出这义庄大门。

之所以迟迟不动。

不是因为云倩儿还留在屋内,而是因为,义庄一角,站着的白骨人魔。

屋内,云倩儿俏生生的立在桌角,两手手指不停的搅动着,大气都不敢出。

安奇生与燕霞客相对而坐。

木桌之上,摆放着十数个做工精致,颇为坚韧的药瓶。

“这就是那老皇帝长寿的药草?”

微微打量了一眼其上的药瓶,安奇生脸上渐渐变得严肃。

“父亲,父亲留下的就是这些,是不是,小女子真的不知道.......”

云倩儿小声说着,脚步不自觉的向着旁边挪动了一下。

离那正舔着爪子的半大黄狗远一些。

这看起来胖乎乎的憨厚黄狗,可是一爪子,就抓断了李华的脖子,那血劈头盖脸的浇了她一身,心里都有阴影了。

“这些东西,似乎没有奇异之处.....”

燕霞客也很是好奇,只是任他怎么看,这些东西,也看不出丝毫的神异来。

但是他不会以为这些东西平平无奇,因为皇天界自古以来,无箓无法吞吐天地灵气,而无法汲取天地精气,寿不过百,这几乎是天命。

那老皇帝能凭借这些药材突破寿限,这些东西怎么都不可能是普通药材。

“这些东西,的确没有什么奇异之处,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甚至可以说,很常见,天下比比皆是.......”

安奇生缓缓说着。

“比比皆是?”

燕霞客一愣,这怎么可能?

若果真比比皆是,为了这么一点点材料,值得一个会邪术的老太监带着这样的精锐不远万里前来?

“是的,很常见,很普通。”

安奇生眸光深处,泛起一丝冷芒:

“这些瓶子里,装着的,是孩童心头血,少年骨髓液,青年魂魄提炼的养魂液.......”

他的心力神意强横至极,掌控这具身体之时,就已经将此界人体的构成了然于胸,无论你如何提炼,如何改变,都瞒不过他的感知。

只是,他都没有想到,一国之皇帝,能够如此的狠辣。

这瓶瓶罐罐很小,但从其中细微的气息不同之处,他就能得知,这小小的瓶瓶罐罐之中,至少包涵了上百人的血髓!

砰!

燕霞客勃然色变,一下起身,几乎将桌椅撞倒:“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不止是他,那云倩儿也吓的花容失色。

看着那些瓶瓶罐罐,好似看到了鬼。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燕霞客脸色难看至极,心中翻起滔天大浪。

当朝皇帝,要以人的血,髓,魂魄来续命,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事情?

相传那当朝皇帝已经活了百多岁,还青春常在,就是因为日日服用‘仙丹’,若他日日都在吞这样的‘仙丹’,那么,要死多少人?

嗡~

安奇生也不多言,屈指一点。

劲力扩散之下,其中一个红色瓷瓶瞬间爆碎开来,淡蓝色晶莹液体溅开间,安奇生又是一指弹出。

啊~

一声凄厉绝望的哀嚎同时在三人心头炸响。

那不是一道,而是无数道波动叠加在一起,这一下为之炸响的!

这是,魂魄残留的最后一缕意志。

云倩儿跌坐在地,脸色煞白,身子瑟瑟发抖。

燕霞客的脸皮抽搐,眼神中流漏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怎么会?”

“怎么不会?”

安奇生眸光闪烁。

燕霞客原本的轨迹之中,曾因故遭到朝廷的无数次追杀,他或许以为是因为自己击杀了朝廷命官。

事实上,就是因为他得到了这些瓶瓶罐罐。

“一国皇帝,亿万人之上的至尊,他怎么能,怎么能如此?”

燕霞客心头发冷。

这是把天下人都当成牛羊,不,是畜生了。

“为了长生久视,又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安奇生冷然一笑。

越是身居高位者,就越是在意‘长生久视’这四个字,这个道理,放眼诸界皆通。

一个活的艰难,痛苦的普通人,他们更多的是渴求来世,而不是想要长生。

给一个日夜操劳如牛马一般的奴隶说长生,他怕不是要当场杀了你。

高官却又不同,皇帝,自然更为不同。

他们享受着万民的供奉,奴役着千百万人满足自身,要死之时,又该是何等的不甘?

一如大青的当今皇帝,百年前几乎病死之时,所留下的话。

‘真的还想再活三百年!’

一世荣华,如何及得上万载荣华?

“长生久视......”

燕霞客的身子都在颤抖,看着桌子之上的瓶瓶罐罐,突然暴怒:

“去他娘的长生久视!”

铮~

剑光乍闪即灭。

极度锋锐的剑气一个横扫,已经将那一排瓶瓶罐罐全都扫灭!

云倩儿抬眼望去。

只见燕霞客持剑而立,衣衫无风而动,面色沉凝,眸光含煞,杀气翻腾,几欲择人而噬。

“狗皇帝!狗皇帝!”

燕霞客看向安奇生,抱剑告辞:

“为那狗皇帝搜集药草的不止是云洁高一人,我要去看看,那些官老爷,是不是都是云洁高这样的.......

杂种!”

最后两个字,燕霞客是咬着牙,硬迸出来的。

说罢,不等安奇生回复,也不看云倩儿一眼,拂袖就出了门,踏步之间,长剑嗡鸣如龙,杀气腾腾,吓得院内云家一行人全都面色如土。

“燕大哥!”

云倩儿脸色煞白,颤颤巍巍的追出去,就要踏出大门的那一刻,却被突然出现的白骨人魔一下捏住头颅,提了起来。

“住手!”

云家一行人纷纷怒喝,却不敢靠近。

“好了!”

安奇生淡淡开声,轻易压下了众人的呼喝之声。

他坐于屋内,眸光漠然的看向云家一行人:

“现在,是要说说你们的事情了。”

云洁高做的事情,不可能天衣无缝,甚至于,做这样的事情,外人他也是信不过的。

这等隐秘之事,自然要让生死祸福都与自己捆绑在一起的‘自己人’去做。

云倩儿不知情,未见得在场所有云家的人。

都不知情。

取人血髓魂魄,无论主犯还是从犯,其罪大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