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我行走在诸天世界

第475章 谁才是狩猎者

我行走在诸天世界 郭家 3351 2020-03-19 01:02

  

  英灵卫宫面容有一丝狰狞:“我是不会在这里倒下的!”

奥义,一分三!

这招由燕返改的剑技,随着阴阳剑抽出,卫宫英灵的心口位置以辐射状出现三条血红直线蔓延到身体边缘,把他的躯体分成三份!空中飞溅的血液,让卫宫英灵有些恍惚,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也让远坂凛瞳孔收缩不敢置信……

阴阳剑上的血液一滴一滴落在荒芜的地上,缓缓深入沙土。

肖止看着正在消散的卫宫英灵:“踏入这场游戏,注定要有人退出,你很聪明,不早点出局的话令我很不放心……”

只剩下胸口以上部分还未消散的卫宫英灵,好似回光返照,竟然挣扎着睁开眼皮,口中不断溢出鲜血说道:“那我还真是荣幸……”他目光略微一愣,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竟然还在侵蚀,看来你并不是一个纯粹的人类呀。”

他彻底消散,无限剑制固有结界消散,远坂凛手背上的令咒缓缓消失不见,意味着她也随着英灵卫宫的死亡从这场游戏共同出局了。

天台上冷风吹拂。

若不是地板破碎融化的痕迹,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好似做梦一样。

远坂凛左臂上的魔术刻印泛着淡淡的绿光,美杜莎的武器架在她脖颈上面,肖止瞥了一眼说道:“你的戏份已经结束,就不要做一些伤害自己生命的事情了……”远坂凛眸子里的光有些暗淡,她缓缓垂下胳膊,心里有些难受:父亲,对不起……

肖止手一伸:“来!”

被魔术隐藏的三角黄旗浮现出来,嗖嗖嗖几声回到掌中,这个“阴雷破灵阵法”是专门留着针对英灵卫宫这种灵体的,没想到战斗太快,还未完全运转起来,就已经分出胜负。击杀英灵卫宫的时候,肖止清晰听到击杀提示,排除了假死的可能性。

在学园以东两公里外。

公园古老的大树枝丫上,战争一个蓝色的身影,是库丘林,他微皱着眉头:“没想到弓兵这家伙会死在这个男人手里,究竟是何方神圣……”

他的瞳孔剧烈收缩,只见远处黄光一闪,空气波动,一支用黄纸卷成的箭支如雷似电般到了面前!当即浑身散发凌冽气息,黄纸箭稍微受到一点影响减缓速度,但准头不变,他干脆伸手一抓!!!

轰隆,黄纸箭猛然爆炸,大量碎裂的小纸片里竟然满是迷你魔法图,火光闪烁,树上同时再次发生爆炸,是六十多响在一时间发生。库丘林的身体从烟雾中飞射出去,在空中,低头看一眼手掌,鲜血淋漓近乎可见森森白骨,他冷哼一声,真个阴险的男人!

天台上,肖止缓缓放下用黄纸折叠而成的长弓,眯着眼睛,看库丘林力离去的身影:“言峰绮礼……”

美杜莎:“御主,我们要追吗?”

肖止摇头:“不着急,吃了晚饭后,先解决其他人……”

他食指轻轻抚摸左掌心的伤口,这伤是和间桐樱战斗的时候被她体内的黑影划伤,以他目前这种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还有自愈能力,别说几寸的伤口,哪怕把肠子挖出来也死不了,两天后还是活蹦乱跳……

但这伤口还是和刚受伤一样,没有愈合的痕迹,能感觉到黑圣杯残留在里面的邪恶力量持续不断的侵蚀着灵血和经络。灵血也不是吃素,始终和邪恶力量保持在不断相互制约的状态,因此伤口没有进一步扩大也没自愈。

英灵卫宫临死前就是看到这道伤口的存在,才那么激动……

肖止看着伤口里隐隐可见的黑色,自己虽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虽然曾做过不少的事情,但同样也不是英灵,难不成还黑化自己不成?

夜色降临。

冬木市街道边种花家特色小店里。

言峰绮礼端坐在位置上双手交叉,面无表情听着灵化状态的库丘林汇报白天学园天台里发生的事情。

听到弓兵被成功击杀的时候。

他嘴角露出一丝愉悦的笑意:“这我可没想到了,在间桐家的暗匿者退场后,没想到第二个会是远坂凛这丫头……不过那个冒出来的莫名其妙男人,还真是一个大惊喜,这让我想起十年前让冬木市陷入那场火灾的罪魁祸首……不,这是两个根本不同性质的男人,怎么能将其混为一谈呢。”

这时,店里顶着两个包子头的服务员女孩儿端着一碟菜肴放在言峰绮礼面前:“请慢用。”然后潇洒的转身,她嘴里嘟囔了一句:“真是奇怪的客人,每次来单点菜不吃饭的吗?”

言峰绮礼自然能听到她的话。

根本不在意,只把注意力全放在碟子里的菜肴上,这是种花国那边的一道名菜“麻婆豆腐”,以豆腐的香嫩麻辣闻名,价格实惠,爱吃辣的人来说,这是一道不错的配饭好菜!但像言峰绮礼这种到店里面既不要饭也不要汤,只点麻婆豆腐的客人,实在稀有少见,而且还得疯狂辣的程度……

往盘子里一勺子下去,满满的豆腐和赤红的辣椒汤汁,让灵化状态的库丘林光闻气味就忍不住一阵眼角跳动,实在没想到自己的御主是这样一个重口味儿的家伙。

言峰绮礼的嘴巴好似豆腐粉碎机,勺子往嘴里不停的送,很快面红耳赤,额头上冒出细细的汗珠,他解开衣领上的纽扣,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道……

库丘林让自己的注意力尽量别在麻婆豆腐上面,问道:“那么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要继续监控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吗?”

言峰绮礼在他说话的时候,勺子跟他的八极拳一样利落,将盘子里的豆腐和汤汁横扫一空,意犹未尽的抬起手跟服务员打了个招呼,指了指盘子,意思再来一份。

在等待的空档里,他用纸巾擦拭一下嘴唇上的辣椒渍,慢悠悠的说道:“这个男人的本事不小,他想当‘狩猎者’就去当吧,我作为这场游戏的监督者,只要静静看着好了,你多留意一下爱因兹贝伦家族的那个伊莉雅,还有间桐家的间桐樱就行,我要做的……把控好局势就行,过程不重要,结果是理想的就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